告别 Facebook


Facebook 出卖了各位。它把我们当作产品。它以沟通之名,行偏见之实。它表现了人们的分歧,并毁掉了社交网络的基本意义——连接人与人。
Facebook 就是癌症。
我正在有条不紊地 运行一个可删除 Facebook 以往内容的脚本 ,慢慢摆脱对 Facebook 的依赖。我在 FB 上贴了很多内容,比如"赞"和分享,还有长文,和数千个 WordPress 自动发帖的通知。我敢打赌,我使用 Facebook 更多是为了刷存在感,而不是与真人进行互动。我怀疑我们大多数人都是这种情况。

我很喜欢 Facebook Messenger,也喜欢作为 OAuth 无密码登录的终极版的 Facebook。只要有所限制,它就是好的工具。然而,当 Facebook 上面充斥着我的个人资料时,它就成了一种杀伤性武器,一种不利于用户的东西。
想想看:任何时间超过一周的帖子,都成了机器人和坏蛋作恶的"素材"。2016 年的帖子?2017 年的帖子?为什么要保留下来呢?没人会看这些帖子,也没有人真正在意它们。那些"这是你和 XXX 相识五周年纪念日"的自动发布帖子很有趣,但有人真正关心吗?最终,你创造了关于你自己的最大档案库,而且很随意就做到这一点,甚至有些高兴。这份档案反映了你的喜好,你厌恶的东西,你的感受和政治倾向。它包括从各个角度拍摄的面部清晰照片,你宠物和家人的图像,以及你的旅行细节。
你让外界不受限制地进入你的生活。这些数据会被潜在追求者所关注,他们会爱上你的街头风格——想象一下,这一幕很美妙。你会在 80 岁时翻阅 Facebook 帖子并惊叹于自己在世纪之交看到的往昔生活,这一幕也很美妙。Facebook 是一个分享想法、梦想和希望的地方,是一个将人与人之间连接起来的引擎,给予你的东西超过你的付出——一想到这一点,感觉同样很美妙。
但是,所有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Facebook 是一家数据收集服务公司,专门为那些想要向用户销售产品的人提供服务。它是一个根据年龄、性别、地理位置、政治倾向、兴趣爱好和婚姻状况来定位用户的渠道。它是广告商梦寐以求的地方,让用户在隐私方面付出巨大的代价,而广告商为了窃取用户隐私同样投入大量资金。它堪称营销人员的完美工具,一个由用户自己创造的"天堂",只不过现在由恶魔掌管。
你会删除 Facebook 吗?可能不会。我会吗?我正在这样做。在意识到边防警察和潜在雇主可能利用我之前公开写的东西伤害我后,我删除了旧的推文。我正在清理以前的社交媒体帐户,正如我之前提到的那样,删除 Facebook 旧帖子,确保我不会再成为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等公司的目标。但我们对社交媒体情有独钟,难道不是吗?对它带来的力量、互联的感觉,也让我爱不释手。在没有人与人互动的情况下,我们会依附于黑暗拟态。在没有城市广场(Town Square)的情况下,我们只能自言自语。在没有爱和理解的情况下,我们所有人只会慢慢变得麻木不仁。
当 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带领他的打车公司走向偏执、兄弟文化和阶级偏见的黑暗之路时,我们的回应是删除这款应用。我们不想与某个品牌的公司做生意。然而,当 Facebook 出卖我们的个人信息,其管理层不断冲击并摧毁所有竞争对手的意志时,我们却在袖手旁观。
我希望它不要以这种方式发展下去。这些平台有很多优点,但它们的危险性远远超过益处。想一想你最后一次感谢社交媒体是在什么时候。我可以回想起来。这样的情况发生过两次。第一次是我在 Facebook 上发表悼念父亲去世的祭文—— 我父亲在那年一月去世了 。在一个哀伤的时刻,亲朋好友关心的言语令人振奋。我很高兴看到朋友和熟人向我倾诉他们自己的故事,从而暂时消除了我自己的痛苦。但几个月以后,这种美好的感觉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新鞋子和政治口号的广告。在 Facebook 的"沼泽地",有时也会浮现一颗珍珠,但它沉入水底的速度同样快。
再举一个令人悲伤的例子:我无意中发现朋友的妻子离世了。这条消息出现在我的信息流当中,仿佛是被一只圣手放在那里的,我很感激它的出现。这条消息出现在罗杰斯先生鼓励民众的视频以及有关特朗普愚蠢照片的前面。一些关于斯克兰顿最美味寿司店的广告和问题也排在了它的后面。这条令人心碎的消息让我不禁泪流满面。她的个人主页被黑色和蓝色所点缀——她走了。上面还有她两个孩子微笑的照片。在这些曾经无关痛痒的照片下面,亲友们纷纷表达他们的悲伤和哀悼之情。那条帖子说,她离开了这个世界。我在她的 Facebook 墙上发现了追悼会举行地点,我最终与那个丧妻的老友取得联系,安慰他从悲伤的情绪中走出来。在上面这两个例子中,Facebook 的表现都令人称道。
然而,Facebook 并不是唯一能给我们带来联系感的东西。事实上,数百年来我们一直就拥有这样的东西。
Facebook 只是取代了我们曾经用来告诉世界我们的悲欢离合的工具,只是用廉价的山寨产品取代了它们,让我们之间连接得更少,而不是更多。几十年前,在我生活的波兰克拉科夫市,我在一个冬天的早晨经过小镇沃伊切赫(Wojciecha)的教堂,教堂的板子上贴满了讣告,在上面可以看到死者的名字——有时候还有新生儿的名字——实际上,在世界上的每一个角落,都在发生这样的事情。

教堂离中心广场并不远——我走到那里时,正看着川流不息的人群思考问题,但最终驻足于教堂的院子里,想看一看究竟谁去世了。周围的空气很清新,两侧是有几百年历史的砖墙,我想象着曾经居住过这个地方的人们的生活。这是你与朋友和未来伴侣相遇的地方。也是你庆祝成功、为失败而哀伤的地方。在那里,你能像其他人一样,告诉世界你的生活故事。你亲眼目睹了良善与残酷,你完全根据数平方英里内发生的事情建立了一个世界。
这样的情况已不复存在。或者说,至少那些地方不再适合我们大多数人。
我们已经不再迷恋过去的迷信和神话。像 Facebook 这样的工具旨在将我们与世界连接起来,让我们以一种超然的视角来看待每天发生的事情。我们用"时间线"取代了教堂墓地。但我们的许多努力以失败告终。我们仍然像百年前一样封闭,仍然充满迷信。我们用互联网取代了市集广场,但封闭自负的思想和冷嘲热讽也随之而来。我们仍然敌视外来者,仍然在控诉看不见的敌人,仍然与以前的朋友关系密切,害怕我们门外的东西。与以前不同的是,我们现在有了一个反映我们恐惧心理的完整世界。
它不一定以这种方式发展下去。也许有一天,我们会得到我们需要与世界互动的工具。也许这些工具已经存在,只是我们不想使用罢了。
对于我们而言,在找到这些工具之前,删除今天我们正在使用的工具也许会更好。
翻译:皓岳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